学生故事十二|陈楷沛:打扰了-Huafu International (HFI) 华附国际部

办学成绩

首页 > 办学成绩 > 学生喜报
学生喜报

学生故事十二|陈楷沛:打扰了

2018.05.04

Advance Placement课程学生

陈楷沛(Edward Chen)

华附国际部AP 2018届毕业生,初中毕业于顺德一中德胜学校,在17/18海外大学申请中获美国康奈尔大学、埃默里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南加州大学、弗吉尼亚大学、佐治亚理工学院、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等海外院校录取。




他?我觉得他也就那样了。


毕竟他不玩洛克王国,他不钓大马林鱼,他也不懂萨特加缪。他不懂那些高端玩意儿。



所以他真的没有什么优雅的故事。


他孝顺?没有的事情。长辈说的好多东西他不听。而且他还会反驳。他会在不恰当的时候说不恰当的东西,做不恰当的事。基本来说,如果你想让他向西走,他只会往除了西边的所有方向走。


他关注学业?别开玩笑了。你知道他小学的时候干什么吗。他连给英语老师看作业完成情况的签名都是假的。然后他上课还说话你知道吗。有次他跟他成绩很差的同桌说话太多了,然后就被班主任调到了第一排的“飞机位”,在那里他没有同桌,这样就没人能受他影响了。后来他班主任说他改过自新了,自制能力强了什么的,但我觉得他喜欢说话的德性没有改。有时候或许挺好的,但更多时候只能说他太随便了。


然后他心里想什么你也搞不懂。很多时候他不喜欢同龄人喜欢的东西,而且他也不在意。换句话说,他还活在自己天真的世界里吧。他小学回家的时候就呆在阳台,或者厨房。一般他在阳台就养花,养各种各样的花,也不说好不好看了,反正就是没什么人养的孤儿品种。之前他先是养那些满大街都是的蕨类,被训话说没有人家里养蕨这种植物因为意头不好,就又喜欢上养什么空气凤梨啥的,听说还不用泥土种的,很神奇。那时候他整天就拿本养花指南在看,对于一个小学生来说还是挺喜感的,毕竟养花这类东西更多都是中老年人的玩物,就像茶道啊药膳啊什么的,但这些东西他都喜欢,所以就感觉跟他当时的年龄很不匹配吧。只不过他还是把他家的阳台装扮得挺有趣的,而且他之前说空气凤梨这种园艺植物会火,现在的确也挺火的了,虽然肯定没有多肉植物那么有名气。哦对,尽管现在的年轻人终于都开始玩多肉植物了,他还是那么脱节,反正无论如何他对多肉也谈不上有多少兴趣,真的搞不懂他。


他上中学也是那样。太自我了。语文课让他读古典名著,他不读。什么三国演义啊骆驼祥子啊钢铁是怎么炼成的啊,他从来就没有认真读完过的。他唯一喜欢的也就是朝花夕拾,因为那书最薄最简单,然后他还辩解说自己喜欢的是鲁迅先生的文笔,真受不了他。他读的几本也就只有科普书,像Stephen Hawking 还有 Brian Greene 的几本名著,这些反而他读得下去。他初二的时候还自以为是地开了个讨论组,然后每天下课了就跟一帮同学跑到没人的课室去讲什么理论物理的新发现,好像他真的懂似的。最后中考完大家都分道扬镳,还不是一个下场。最终结果就是他脑子里没点文学的滋润但就装了一大堆空想的理论,一知半解,然后发现没什么继续钻研下去的动力,就把这些全部置之脑后任其腐朽。


能上个好的高中是他运气好而已。当时他面试差点就被刷下来了。然后高中第一次听力小测,满分十分,他身边几个人都拿个八九分,他自己拿了个四分,还有一分是蒙对的,真的搞笑。要不是后来他同桌在英语和数学帮了他很多,我怀疑他及格都很难。好在他同桌真的很有耐心。正因为这样他既是感激又是焦虑他跟他同桌的关系;或许没了他同桌他什么都做不了。




***

说起考试,大概也是运气。他主要老是高估自己实力你知道吗。高一的时候他连什么是托福都不知道。后来看好多人考了,身边有人已经在110左右了,他自己模考就出来个86分,就开始虚了。但他不想要补习班。他说他在补习班里学不到任何东西。后来他父母找了个补习班让他旁听几节课看看,他上了几节课之后就撤掉了。他说他父母的钱花在补习班上不值得,于是就坚定说不去。依我看来他只是因为在补习班里表现太差了不想让父母知道而已哈哈哈;他甚至在补习班的口语练习都能拿个最低分,能不自卑吗。考 SAT 和 ACT 他也是那样,混过去的。他不上补习班的所谓借口就是学校老师比外面的要厉害的多,而且网上和同学之间也能有学习资源互享,所以出去就是浪费钱。但很讽刺的就是他觉得自己有实力拿 SAT 的1550+以及写作的满分,没想到懒散地学了一年之后不但从没实现这个妄想而且作文还越考越差,最终拿个18分的作文成绩去申请。或许他真让他 SAT 老师失望了;每次说起来他还挺对不起她的呢。


每天他在学校里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他想过自己创个社团,但从来就没有心思去经营。他也加过别的社团,像摄影社啊志愿者社啊模联社啊什么的。但从来就不觉得自己真正存在过。他每次都是参加了一两个活动然后就不想做了,借口就是所谓的“没意思”。他觉得他参加的社团里没有他喜欢的东西,而且他也或许也从来没有认真参与过。孤僻吧,换句话说。当他觉得自己不适应某些东西的时候他不会因此改变,而是去挖掘另一些自己适应的东西。像这样的性格我觉得他在社会上混不下去。或许他也从来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孤僻了,哈哈哈哈。像他这种人最适合的就是参加个什么学术竞赛去刷活动清单了。但他没有能力去参加任何竞赛。举几个例子来说吧。他高中参加过两次化学的竞赛,一次数学的竞赛,一次物理的竞赛,一次环境保护的竞赛,然后一个奖都没有拿。一个都没有,甚至都没有个参与奖。全是送钱去了。唯一一次或许还称得上是奖项的也就是中国大智汇吧,但他既不是领导者也从来没有为小组付出多少,然后满腹愧疚,因为他感觉他太依赖他的队员了。他不值得这个奖项,这是他自己说的。要是他能跟他那些疯狂的同学成功经营个公众号我觉得就不错了。




***

他申大学怎么办?他没想过。他只有盲目的自信,觉得自己能把一切事情都搞定,但是他却从来没有真正自信过。甚至他做个 presentation 都会害怕得满手是汗。


他身边有人知道他这种虚伪的自信行不通。所以别人问他要不要请个中介帮你写下文书润色一下申请材料什么的。但他这种固执的人是劝不动的。他说为什么不相信他的升学指导反而要信外面那些抢钱的中介。总而言之,他就把自己整个前途押在自己升学指导手上了。后来代价就是他得自己承受一切,从每天盲目地写文书写到深夜直到再也吹不出任何价值,到从自己贫瘠的记录里挖一点色彩涂到简历上直至库藏竭尽,他都只能咬着牙说自己活该。谁让他自己要走这样的路呢。这样唯一的结果就是他自己选的路跪着都得走完。这种折磨也只有他那样顽固的人才愿意享受,不然谁不想过得快活一点。


要说他现在走到哪里了,我也不清楚。但别人说他要做农民了。我倒是很好奇他以后能赚几个钱。




在HFI三年要说的感谢太多了。


感谢父母让我舒服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感谢HFI的所有老师。


特别感谢教过我的老师们。感谢帮我写推荐信的罗素和马修以及超级有爱的Miro,C,和六等。感谢所有中方老师给我打下的良好知识基础。


感谢HFI的所有朋友。


特别感谢一直陪伴着我的 L,刘珍,F,Q,J,小奥和谷子等。


感谢HFI的所有升学指导,以及所有给予我升学建议和帮助的人。


特别感谢 Tingting 老师。是她让我遥远的梦变成现实。


最后感谢康村和伊萨卡,一个梦开始的地方。



文字 | HFI Y12 陈楷沛

版权归原作者  |  本站公众号整理编辑  |  转载请注明出处